還記得1996年,我和丈夫開始學習「心理學」的時候,很多身邊的人覺得一個正常人學習心理學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一定是他們的心理出現了問題。然而我們要了解心理學的原因,是因為當時我們剛剛為四歲的女兒增添了一個小弟弟。原以為女兒會因增添了一個玩伴而覺得高興,但事情並不如想像中一樣,尤其是當弟弟大約在一歲的時候,一直很乖巧的女兒,常常不喜歡和弟弟玩耍,更表現出很不開心的樣子。當我們和女兒交談時才發現,她投訴我們倆夫婦關心小弟弟而忽略了她,那使一直以為已經是平等無偏心的我們感到震驚!當我們感到徬徨無助的時候,得知顧修全博士孫天倫博士了一些獨特的心理學課程,教授我們學懂如何處理自己的情緒?怎樣去瞭解別人的情緒?怎樣和其他人相處得更好等等的知識。打從那天起我就迷上了學習心理學的奇妙旅程。

 

有些時候,當我們應用在課程中所學的技巧,往往因經驗不足而常會遇上很多障礙,此時我們亦曾經有過一刻動搖,但信念及愛使我們沒有停下來。而最令我們感到鼓舞的時情是發生在大女兒所就讀的學校舉行中一家長日的那天,女兒竟自豪地告訴我,她的同學很羨慕地問:「為什麼你們一家人相處得那麼開心,父母又那麼恩愛?」她亦很自豪地答道:「是呀!我們就是這樣愉快地成長!」當天她的老師亦向我們表示很欣賞女兒的自信及成熟。

當然,我亦為我的子女引以為傲,他們三個都是充滿自信,擁有對人、對事的正確態度,心態上亦能平衡發展,這不就是為人父母之最佳回報!

 

在過去十多年的時間,因工作關係,我們要經常接觸很多年輕人,但發覺在他們身上卻找不到年輕人應有的理想、幹勁或自信,亦不懂得人際關。更嚴重的是有些年輕人一旦遇到困難就逃避;有些以讀書為藉口,要求父母供讀一些奇怪的課程;有些終日遊手好閒,不務正業;有些沉迷打機等,他們的目的只是不想面對學業、面對工作、面對責任、面對失敗。看著他們我真有痛心的感覺。

 

我在學校主講座談會的期間,接觸了很多家長,發現許多家長都把培育重點放在子女的學業成績及課外活動上,較少花時間建立孩子的內在生命。同時,身邊亦有一些朋輩,雖有理想學位或事業,卻得不到快樂人生,內心充塞着很多負面思想和生活態度。

 

創辦「烔樂舍」亦因為內心的一個使命感推動,每一位兒童都是獨立的個體,有不同的潛能和能力,亦是一個主動的學習者。假如孩子一早能讓正面的人生觀如積極、樂觀、懂得互相欣賞、互相了解,能與他人和融共處,從小就把它們植根於其心裡,讓孩子長大後一方面可更有能力抵禦各種挑戰,更有可預防他日之兒童及社會問題。另外,能速成「烔樂舍」的誕生,真的要感激及多謝我的恩師及師母,因有他們的全力支持及鼓勵,使我更有信心。「烔樂舍」名字就包含了一個重要的意義,我希望每個人在這個地方可以快快樂樂地學習,發光發熱地成長。